110000多名义工成员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公益资讯 > 公益动态 >

一岁半男童栽进滚烫肉汤桶 被严重烫伤

时间:2013-12-15 17:09来源:宁夏网 作者:宁夏网 点击:
导读:宁夏网虫网网友娇宝~ 说:事情已经发生了,现在再谴责家长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,我是深深地能感受到这个年纪的男娃娃是有多顽皮,我儿子跟小阳阳一样大,有时候六双眼睛紧盯着

       导读:宁夏网虫网网友娇宝~ 说:事情已经发生了,现在再谴责家长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,我是深深地能感受到这个年纪的男娃娃是有多顽皮,我儿子跟小阳阳一样大,有时候六双眼睛紧盯着还是会闯祸,猴高爬低的,不让干什么偏偏干什么。我也不是袒护这对家长,现在紧要关头为了救孩子,只要能救孩子,我估计你要他俩的命,他俩也愿意给!
       我能体会这种心情,就像我儿子把头摔烂了,家里人骂我,那是自己孩子能不心疼?我真想自己一头撞死在那!真的,这就是一个做妈妈的心。所以也叮嘱各位家长,一定要看好自己的孩子,一时的疏忽,真的是害了孩子一辈子。



烫伤后面目全非的小阳阳 

 

2013-12-12-18:20银川电视台公共频道《直播银川》播出视频
   【主持人】一岁半的儿童正应享受天真快乐的童年时光,可对于西夏区一对以卖串串香为生的外来打工夫妇来说,他们一岁半的儿子小阳阳,却正在仍受无法形容的痛苦。11月22号,小阳阳不慎一头栽进了滚烫的肉汤桶中,多处烫伤正在医院接受治疗。
   【画外】在宁夏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烧伤科重症监护室,小阳阳躺在病床上正在午睡。记者看到,小阳阳的头部和手臂裹着厚厚的纱布,头顶有大面积的烧伤痕迹,面部几乎看不出原来的容貌。也许是伤口又开始疼痛,孩子渐渐哭闹了起来。孩子的父亲高先生一边哄着孩子,一边向我们介绍起事情的经过。
   【同期声  小阳阳的父亲 高先生】我在厨房忙着,在炒辣椒,他妈在那装盘着呢,他就在地上来来回回跑着玩,我们家的一个亲戚,她也带孩子,帮我们穿个菜,有时候帮看孩子,她在我们家就听到孩子,好像玩水着呢一样,其实烫在锅里面挣扎着呢,她一把就把孩子抱起来,抱起来,当时脸部胳膊上的皮都掉了。
   【画外】抱起小阳阳时,他脸上的皮肤已经被烫得皮开肉绽,入院后两条手臂的坏肉刮掉后,甚至可以看到白骨。经过手术和几天的治疗,孩子的病情已经暂时稳定,但后期的治疗还很漫长。
   【同期声  小阳阳的父亲 高先生】按照当时医生说的全烫坏了,两个胳膊上的肉已经没有了,现在只全部剩骨头和筋,就说再长长筋,啥样的骨头,啥样的接下来还不知道,左手有点知觉,右手目前好像还未动,还没有一点知觉,再就是他的脸上还需要做手术,脸上会长成什么样,我还不知道。
   【画外】采访中,孩子的哭闹声让人揪心,只有1岁半的小阳阳承受了本不该有的巨大痛苦,父亲每天都在自责中度过。
   【同期声  小阳阳的父亲 高先生】你说这么小吧,这么受罪,让我咋样都行,别让他受这个罪,好了以后,我就好好来带,以后再不能让他受这样的罪了,就好好每天,我每天也说着呢,赶紧看看,赶快就说是好起来,好起来我每天就把他抱着,好好的把他抚养,抚养成人长大,不管他以后长成什么样,我也会尽我自己的力,把他保护好,能让他像和别人孩子一样。
   【画外】高先生说,因为自责和难过,这些天他和妻子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。
   【同期声  小阳阳的父亲 高先生】一回到家里面,我感觉好像看到哪都是影子,满地的娃娃影子,真的就感觉地上 厨房,他每天都跟在我屁股后面,爸爸、爸爸、就叫着呢,每天早晨我一回来,我买完菜回来,买点鸡蛋或者豆浆,他就跑到门口一直等我给他拿点吃的,一回来就赶紧吃,一直就跟着我叫着,爸爸、爸爸、哎呀这简直就跟做梦一样,我从烫到现在,真的也没有睡着过,我感觉稍微一迷糊,我梦里面全是娃娃,全都是他的影子,全都是他跑的时候,当眼睛睁开的时候,他就成这样了,二十多斤的一个娃娃,现在就剩十几斤了。

 

 

烫伤前可爱的小阳阳

小阳阳头部深二度烧伤  后期手术费用巨大
   【主持人】小阳阳的爸爸告诉记者,孩子刚进医院的时候,就收到过三四次病危通知,甚至有截肢的危险。记者在烧伤整形美容科重症监护室了解到小阳阳目前的病情。
   【画外】烧伤整形美容科主任医师“吴银生”告诉记者:小阳阳主要是头部、面部和双手前臂烫伤比较严重,头部和面部属于二度、深二度烧伤,手臂属于三度烧伤。
   【同期声】宁夏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烧伤整形美容科主任医师吴银生:“小孩的十个手指头,他的末节烧伤比较严重 ,从我们临床观察来看,深末节有可能有几个末节坏死,将来要脱掉,所以这个小孩将来,手的功能,还有上肢的功能,还有面部容貌,都受到比较明显的影响,将来这个治疗好以后,面部是要有毁容的,正常人比来是,容貌是有较大的毁损,烧伤面积在二十到二十五左右”。
   【画外】目前小阳阳已经做完第一次植皮手术,虽然生命无虞,但至少还需要做两三次手术,大概还需要一个多月的治疗,而他伤的最严重的是头部,眼睛和耳朵目前还不知道究竟伤的有多重,也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听见、看见。因为头部和手部都不能扎针,现在只能从脚上扎,而且每天更换下来的纱布都被黄色的皮肉析出物浸透。
   【同期声】宁夏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烧伤整形美容科主任医师  吴银生:“预计后面还有几次手术,因为医生做治疗 要多估计一些,因为估计的紧了他不够了,所以一般来说像这种病人七八万,如果顺利的话,六七万,大概这些费用差不多”。
   【画外】吴医生说,烧伤的病人不光是在烧伤期要做手术,他一生中可能还要不断地做手术,一直要做到他成人以后功能不受影响,要做几次手术目前还不好说。
  【同期声】宁夏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烧伤整形美容科主任医师  吴银生:“他将来这个面部的毁损,也可能做一些整型美容手术的,我说的费用只是这一期的,住院期费用,将来做整形的费用还是很大的”。
 
小阳阳母亲:希望好心人能帮帮他们
    【主持人】记者来到西夏区平安小区,门房保安、小区居民,似乎每个人都知道小区里有个一岁多小男孩被烫伤的事。记者也在居民的指引下,找到了小阳阳的家。
    【画外】这一家四口租住在一间50多平米的出租房内,靠夫妻俩在小区门口卖串串香糊口,大女儿8岁已经上小学,而小阳阳到12月5号刚满1岁6个月。小阳阳的家里没什么像样的家具,冰柜里还有没穿完的串串,桌子和床上还能看到小阳阳被烫伤前用过的奶瓶、吃过的零食、玩过的玩具以及穿过的衣服。记者见到小阳阳的妈妈王女士时,她看起来非常憔悴。
    【同期声  小阳阳的母亲  王女士】说把娃娃烫了,我赶紧就往出去跑,等我出去的时候脸上的皮整个就掉了。
    【画外】王女士告诉记者,11月22号孩子被烫伤以后,她就一直在医院照顾孩子,因为自己患有高血压也住进了医院。后来丈夫只能放下家里唯一的收入来源——串串香小推车,到医院照顾孩子。
    【同期声  小阳阳的母亲  王女士】老公就说,让我在家里休息两天,让我休息缓一缓再过去我说我在家里也待不住,我爬在娃跟前,我看着娃娃好着呢,我就心里踏实点,我在外面呢我也胡思乱想,想这个想那个,休息也休息不了啥,我说我回去了,在我娃跟前看着,趴在娃娃跟前,就想一门心思把娃娃照顾好,再不想别的了。
    【画外】夫妻俩每天推着小车卖串串香,不管外面有多冷、身体有多累,只要回到家看到一双可爱的儿女,看到小阳阳张着双手、欢快地跑过来抱着他们的腿叫“爸爸妈妈”,所有的烦恼都会烟消云散。而现在小儿子却在医院承受着巨大的痛苦,王女士陷入到了深深的自责中。
   【同期声  小阳阳的母亲  王女士】娃娃还小 才一岁那么点 受那么大疼痛再要是娃娃以后 有个啥事的话 你说长大一个辈子,一辈子呢.......
   【画外】因为夫妻俩收入不高,孩子住院的所有费用都是向亲戚东拼西凑借来的,十几天就花出去七八万元,仅在重症监护室每天就要花掉2000多元。现在他们能借的都借遍了,剩下的钱只够孩子在重症监护室呆几天。夫妻俩希望有好心人能帮帮他们,帮帮1岁6个月的小阳阳。
   【同期声  小阳阳的母亲  王女士】我只想着都帮我们一把,帮我们把这个难关度过去,我也会谢谢大家的,只要把娃娃看好了,我真的会感谢大家的,要是这次看不好娃娃,那以后一辈子怎么过呢,我也不知道现在咋办,我真的不知道咋办了,把娃娃的脸看好,手看好,我再啥也不求。
   【主持人】如果您愿意帮助小阳阳,愿意帮助这个正在煎熬的家庭,请您拨打小阳阳父亲的高先生的电话15809666502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